邊緣女孩靠脫光拍照賺錢:只想存錢



小楓來台北接工作,累了就睡便利店。看起來涉世未深的她是大尺度人體模特兒。

光怪陸離的社會隱藏很多奇奇怪怪的女孩。奇怪的女孩有很多難以想像的經歷。二十歲的小楓(化名)提著破爛行李來台北,這次上來五天,第一晚在初次見面的經紀人家過夜,另幾天則都睡在便利店或24小時的麥當勞。她穿著簡單,「我不買超過三百元的衣服、鞋子。也很少帶錢在身上,通常車錢之外最多再帶個兩百元,我都吃攝影師的。」可能好幾天睡便利店,無法好好梳洗,嬌小的她拖著行李,看起來特別狼狽,初見面的經紀人一開始嫌惡地不想跟她走在一起,也不願幫忙提行李。

「她傳來的照片還不錯啊,我哪知她不化妝是這樣,還看起來怪怪的。」經紀人用手比了比腦袋說。

小楓是大尺度模特兒,通常,合作多次的幾個攝影師除了拍她,還要跟她性交。「就拍照加S大約三小時,我看人收費,比較熟的算便宜一點,收六 、七千元。」這是她喊的價碼,聽起來有些誇大。

「從小,我就希望我是很有錢的人。其實我沒經濟壓力,我是阿公、阿嬤帶大的,他們在種田,我高中畢業曾經在7-11上班,也當過洗頭妹,一個月約兩萬吧,夠用啊,但就莫名其妙想多賺錢。」想賺錢的她,自己上網應徵了傳播妹,「一個晚上只做兩、三檯,跑來跑去又常被打槍,比想像中難賺。」

她說有一次,她被打槍了,正要走,忽然有人拍她,問她要不要坐檯,「我當然想賺,馬上打電話給經紀人回報,她還叫我要小心一點。進了那間包廂,裡面已經有五、六個男的了吧,只有我一個女生。一開始很正常地喝酒、唱歌、劃拳,但愈來愈over,後來他們全都脫光了,我也被他們脫光了…。」

她回想很久,最後勉強說,應該不算被輪暴,只能說是被輪流猥褻了。「當時我很害怕,但沒有哭,只是一直想怎麼會這樣。然後想,最後會怎樣結束,想著想著,KTV的服務生忽然敲門,他們就停止了。」小楓那次只賺了2000元代價卻如此大。


價值觀扭曲的小楓說,她最近經常思考的是:如何在社會上有價值。

「不想做傳播,一個是因為難賺,另外也因為這次事件有點嚇到我。」那時小楓還不到十八歲。後來她又在網路應徵了大尺度的外拍model。「最高紀錄50個攝影師拍我吧,他們大多喜歡我的胸,對著我胸拼命按快門,比較變態的也許對著我其他地方,我可以接受的。外拍他們會找沒人的海邊或廢墟。我不會緊張,大家的身體都長得差不多。不過我怕萬一有小朋友經過,會嚇到小朋友。也怕被警察抓。」

小楓說,她不知道可以靠拍人體、S賺到幾歲,但目前的話,就是不停存錢。她雖理直氣壯地講自己不偷不搶,其實內心當然有掙扎。「我很少哭的,難過的事,時間久了自然會過去。」她喜歡寫詩、寫散文,覺得自己很底層的經歷,多少也讓她的文章更有內心戲。

問她截至目前為止過得開心嗎?她說,不一定。「開心的事很多,像完成了一首詩,拍完照拿到錢…,不開心的事也有,譬如遇到爛客人…。」然後價值觀扭曲的她很認真地說,最近最常思考的是,怎樣才能讓自己在社會上有價值。


(撰文: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690期)
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-news/life/20150517/19665041